中国旅游协会在京召开旅游行业企业家及专家座谈会

沈慧 2022-01-15 14:29:20

近日,中国旅游协会在京召开旅游行业部分企业家及专家座谈会。会上,与会代表共同研判2022年旅游行业形势,并就当前如何克服疫情带来的困难和挑战提出建议和对策。

“2022年可能会更加困难”

谈及刚刚过去的一年,开元旅业集团有限公司创始人陈妙林坦言,2021年他们所管辖的400多家酒店营业收入比2020年同口径有8%的增长,但是利润非常不乐观,除了两家森泊乐园酒店有盈利外,其他400多家酒店全部亏损,“而且预测2022年可能会更加困难。”

2021年营业收入明明有8%的增长,缘何不赚反亏?陈妙林给出了如下解释:一,2020年1—4月份,其所管辖的大部分酒店处于关闭状态,人力、能源成本大幅减少。2020年5月复工后出现了一个强有力的反弹,另外政府也对旅游企业给予来了各种支持政策。比如,社保基金免交、缓交共计7000多万元,再加上房地产税等一些政策性的税收优惠,2020年开元酒店大概获得了1.3亿元的政府补助。而2021年,诸多政策的扶持力度相对弱了些。二,2021年新冠肺炎疫情时断时续,在几个旅游的旺季,开元旅业错过了营收大增的机会。

“时断时续的疫情对我们酒店行业来说,压力很大。2020年我们的酒店还有点微薄利润,2021年就出现了全面亏损。”陈妙林称。

不时肆虐的疫情冲击的不仅仅是酒店行业。根据春秋集团副董事长王煜提供的数据,2020年至今,全国共有1.1万家旅行社歇业;国内民航业累计亏损达1650亿元,其中航空公司累计亏损1300亿元,占比高达80%,是航空运输业中遭受疫情打击最大、最重的一环。面临疫情的严峻考验,各行各业积极履行抗疫责任。春秋旅游、春秋航空积极响应国家号召,第一时间无条件为旅客“退团、退款”,累计承担退款损失41.32亿元(其中,春秋航空37.32亿)。

对行业重创感同深受的还有中国旅游协会副监事长、无锡灵山文旅集团名誉董事长吴国平。“作为文旅行业的一份子,刚刚过去的2021年,我们在跌宕起伏中前进发展,在不断关停重启中探索前行,走过了极不平凡、实属不易的一年。这一年里,旅游业者被誉为在深渊里仰望星空的人。”吴国平深有感触地说。

2021年,疫情的反复让吴国平始料未及,而旅游企业不断关停重启的大背景下,吴国平也未能如愿迎来期待中的报复性旅游消费。“恢复态势低于预期,国内旅游人次及收入大体回缩到2014年水平。”吴国平说。

“生存冲击、经营冲击、规模冲击、心态冲击,人才冲击。”回忆刚刚过去的两年,吴国平连用了五个“冲击”。在他看来,“活下去,守住不倒闭的底线就是胜利。”

因为疫情,顶度集团的日子也不好过。“两年来,我总结我们旅游行业是‘四个减少’‘四个增加’。”顶度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总裁陈向宏说,“四个减少”分别是游客量减少、景区效益减少、员工收入减少、信心减少。“四个增加”则是成本增加、负债增加、贷款难度增加、稳定员工的难度增加。以成本为例,“景区固定的成本无法减少,但又没有营收,所以成本大幅度的增长。”陈向宏举例说。

“毫无疑问,文旅行业是受疫情冲击时间最早、范围最大、程度最深的业态,从2020年年初就开始出现了停摆。文旅行业对疫情感受最深,反应最敏感。”中国旅游协会副会长康国明如是感慨。

旅企转型刻不容缓

不过也有一抹亮色。比如,春秋航空创新推出“微游上海”系列产品,在2020年3月上海恢复本地游时占得发展先机。根据市民和游客的体验反馈和需求变化,对产品不断更新,如2021年9月推出的第六代产品“建筑可阅读专线车”,通过“观光车+微旅游”形式,将上海特色建筑转化为旅游资源,大大提升了微游频次,深受市场欢迎。

“国内庞大的出行市场、超强的经济韧性仍然为旅游行业复苏提供了机遇,这让我们倍受鼓舞。”王煜表示。

在吴国平看来,疫情改变生活,改变消费行为,改变旅游城市格局。随之而来的则是大众休闲发展背景下旅游城市的变化:以周边市场为主,以本地消费为主,以内循环为主,形成城市旅游的新模式。

以2021年国庆节假日为例,城乡居民平均出游半径141.3公里,同比减少71.7公里,降幅达33.66%;目的地游憩半径13.1公里,同比减少7.7%。在过去两年里,本地游和近程游为代表的“近出行、浅需求、低消费”,已经成为旅游业赖以生存的基础市场。“本地休闲和近程旅游、散客出行和自助旅游、家庭休闲和文化体验成为越来越明显的趋势。”吴国平判断。

在此背景下,旅企转型刻不容缓。“时代倒逼旅企转型;疫情倒逼旅企转型;市场倒逼旅企转型。旅游是一个传统的行业,疫情是一个放大器,放大了旅游业面临的问题。”吴国平认为,要认识到疫情对整个旅游业的重大创伤,以及旅游业本身长期存在的供需错配、结构失衡、投资低效等现象;中国旅游经济发展的逻辑正在发生深刻变化。传统“跑马圈地”的粗放发展模式将难以为继,旅游发展重投资轻消费、重建设轻运营、重规模轻质量、重形式轻内容、重硬件轻软件等问题依然突出,需要进一步优化旅游业发展方式,全面提升旅游业效能。而转型的关键,是要按照市场的法则,做任何项目,都要算好一本账,不光高大上,还要叫好又叫座。

对此,陈向宏深表赞同。他说,旅游行业的恢复不是一种简单的恢复,疫情影响下,游客的出行方式、选择方式、消费方式等都在发生改变,所以从业者也要在自己的领域上大力创新。比如,顶度集团以前只做景区行业,去年开始利用自有酒店的设备与技术,为高收入的家庭提供家政服务,为一些大企业提供上门餐饮和培训服务,同时也向其他企业输出部分员工。“没有创新,我们就没有出路;没有创新,我们就适应不了疫情后旅游行业的变化。”陈向宏强调。

政策扶持迫在眉睫

除了练好“内功”,政策扶持也十分关键。陈妙林期待此前实行的社保缓交或免交、税收优惠等措施还可以继续推进。

王煜希望延续、完善旅游业纾困政策,包括中期银行贷款、发债增信等资金支持、继续发放纾困补贴、稳岗补贴,延续相关优惠政策等。

“从历史经验来看,每一次危机过后,都需要政府、市场、行业等各方多管齐下,以此推动旅游业的全面振兴。”吴国平建议,就旅游业的各细分领域的复苏情况,譬如旅行社仍困难重重、恢复缓慢,分类施策、精准施策,更有针对性地进一步延续2020年的税收、人力等扶持减免政策;进一步加大对旅游中小微企业的金融政策扶持力度,鼓励其找准市场定位,创新旅游产品,创造盈利模式,实现自身的转型迭代。

“这次疫情,终不过是历史上的一朵浪花,挡不住中国文旅行业蓬勃发展的滚滚浪潮。”吴国平称。

“我认为旅游行业将会是疫情好转后恢复最快的行业之一,所以我们一定要有信心。”陈向宏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