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阴性乳腺癌”为最难治乳腺癌,亟需探索新精准治疗方案

吴佳佳 2021-10-27 22:46:09

每年十月是世界乳腺癌防治月,根据世界卫生组织2021年发布的数据,2020年全球乳腺癌新发病例高达226万例,超过了肺癌的220万例,成为“全球第一大癌”。在日前举办的“科学之声:乳腺癌防治与药物科技创新”活动上,北京大学人民医院乳腺中心主任王殊介绍,目前乳腺癌整体生存情况较其他癌症要好,但最需要警惕的是三阴性乳腺癌,晚期三阴性乳腺癌的5年生存率仅为11%。

王殊教授表示,病理报告显示雌激素受体(ER)、孕激素受体(PR)和人表皮生长因子受体2(HER2)表达均为阴性时,临床即判定为三阴性乳腺癌。此型乳腺癌具有年轻女性、复发率高、侵袭性高三大特征,是乳腺癌中最难啃的“硬骨头”。近10年来三阴性乳腺癌比例逐步上升,目前约占所有乳腺癌类型的10%-20.8%。据此比例估算,我国2020年新发患者数约为4万至8万。

据介绍,由于三阴性乳腺癌肿瘤缺乏足够的雌激素、孕激素及HER2受体表达,内分泌疗法或HER2靶向治疗基本无效,化疗药物多年未有重大进展,患者很快就进入“化疗再化疗,再到无药可用”的地步。因此,三阴性乳腺癌亟需探索新的精准治疗方案。

对三阴性乳腺癌的有效治疗刻不容缓,在传统治疗方法效果有限的情况下,创新药物的作用越发重要。王殊介绍,近些年,一种被称为“生物导弹”的抗体药物偶联物ADC( antibody-drug conjugate)给三阴性乳腺癌患者带来新曙光。

解放军总医院肿瘤医学部主任医师王涛表示,ADC是一类通过特定的连接子将靶标特异性的单克隆抗体与高杀伤性的细胞毒性药物偶联起来的靶向生物药剂。换言之,ADC药物就像是一种定位精确的生物导弹,药物的靶向性来自其中抗体部分,抗体部分与肿瘤细胞表面的靶向抗原结合后,肿瘤细胞会将ADC内吞。之后 ADC药物会在溶酶体的作用下分解并释放出活性的细胞毒性药物,破坏DNA或阻止肿瘤细胞分裂,起到杀死肿瘤细胞的作用。

王涛表示,由于ADC药物在保留小分子细胞毒性药物肿瘤杀伤特性的同时,有效地降低了其脱靶带来的毒副作用,近年来一直是肿瘤精准治疗领域的热门研究方向之一,ADC药物也由原来的第一代发展至第三代。

在ADC药物中,戈沙妥珠单抗日益引起国内外专家的广泛关注,其针对的靶点为在多种上皮癌中均有表达的蛋白Trop-2。2020年4月23日,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宣布批准戈沙妥珠单抗上市,用于治疗接受过至少两种系统治疗(其中至少一种为针对转移性疾病的治疗)的不可切除的局部晚期或者转移性三阴性乳腺癌。戈沙妥珠单抗是全球首个且目前唯一一个获批的针对Trop-2靶点的ADC药物。

2020年10月,戈沙妥珠单抗被纳入到2020版《中国晚期乳腺癌规范诊疗指南》。今年5月,戈沙妥珠单抗获得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上市许可申请受理并被纳入优先审评品种,用于治疗接受过至少两种系统治疗(其中至少一种为针对转移性疾病的治疗)的不可切除的局部晚期或转移性三阴性乳腺癌。今年9月,该药被美国国家综合癌症网络乳腺癌临床实践指南更新为晚期转移性三阴性乳腺癌二线及以上治疗的首选方案之一。

目前海南自由贸易港博鳌乐城全球特药险已将戈沙妥珠单抗作为海外特药纳入了8月上线的2021版药品清单。该药也被纳入了2021年7月26日发布的“北京普惠健康保”。云顶新耀肿瘤/免疫领域首席医学官时阳表示,在中国,戈沙妥珠单抗有望成为转移性三阴性乳腺癌患者新的重要治疗选择。(经济日报记者 吴佳佳)